78345黄大仙救世网挂牌

年轻人慢慢来

发布时间: 2019-07-20

  1990年,吴晓波从复旦新闻系毕业,摆在他面前的是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读研、就业的纠结在他们一代就已经开始凸显,为了自己和女朋友邵冰冰的幸福,吴晓波放弃读研的机会转赴杭州。或许,命里注定杭州是吴晓波的福地,研读过萨缪尔森《经济学》的吴晓波得以进入新华社浙江分社工业组,火热的八九十年代,文学、艺术、哲学等思潮不断被释放,而经济并不像近年来呈现出的超高热度,而是属于偏冷门的领域,阴差阳错的冷门成就今时今日的财经作家吴晓波。

  具有诗人气质的吴晓波,之前或许并没想过成为一名财经记者,热爱写作的他只想成为地道的写作者,孜孜不倦的为世界贡献自己的文字。或许他并不知道,回杭州的决定会成为他一生的转折点,彻底改变他的人生轨迹,而进入新华社的经历也为吴晓波的事业成就埋下伏笔。新华社强大背景让吴晓波收获颇丰,在大半个中国进行采访、调研,强调文字皆有出处的新华社历练了吴晓波超凡的文笔,正是这种对文笔的严谨要求造就了吴晓波中国最出色的财经作家的标签。基于对中国民营企业史多年的精耕细作,吴晓波结出累累硕果,《大败局》《激荡三十年》《跌荡一百年》等作品相继出炉,《大败局》更是证明严肃的商业写作也可以跻身畅销书的行列。

  可以想象,多年之前吴晓波在复旦大学图书馆巧遇李普曼的镜像,一如找到自己的爱恋的女孩一样,怦然心动。他在罗纳德·斯蒂德的《李普曼传》中寻找以后的出路,热爱写作的吴晓波难以拒绝李普曼式的人生,凭借手中的笔杆为这个世界提供观点。艾森豪威尔的对知识分子的界定让他铭记在心,知识分子应该有一份不以此为生的职业,为这个心愿他十多年坚持读书写作,只为成为一名艾森豪威尔论及的知识分子。吴晓波多次在公开场合谈到,自己的人生的阶梯感,三十岁之前从不考虑钱的问题,专心做自己的财经记者;三十岁到四十岁进行自身知识的原始积累;四十岁开始退休。如今半退休状的吴晓波,与妻女栖身于杭州一隅孜孜不倦地写作,梳理中国民营企业式的发展脉络,为当下的我们提供中国企业发展的样本图标。

  为数不少的人说,吴晓波的成功人生不可复制。的确,在大时代阴差阳错的走上财经写作之路,吴晓波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因为他一直在从事自己热爱的工作,并为此甘之如饴。在被问到如今为何能小有成就之时,吴晓波淡淡一笑,简单和坚持成为他提到最多的词汇欢迎阁下光临神码堂,也许,成功真的没那么困难,只是我们把假想敌“成功”想象的如同洪水猛兽。有人说过,很多错失,均因不坚持、不挽留,然后催眠自己说这就是命运。只是,太多的人把成功想象成金钱、权利这样乏味的代名词,却忘记他们心中真正寻觅的成功。

  很多时候,现代社会把成功定义为金钱、权利,殊不知这样把成功极度窄化,坚持、努力、挽留的不仅仅是对时间的缅怀,更是对梦想渐行渐远的坚守。离开校园多日,我经常听到身边的朋友抱怨公司不好、遇人不淑、待遇偏低等各色问题,却从来就不从自己身上挖掘缺点。深受社会成功学之害的他们,对成功急功近利幻想一步登天。从吴晓波的成功中,我们可以复制他的数年的耐心和寂寞,可以复制他对工作的坚韧与坚持。突然想起,复旦大学教授王安忆在毕业致辞劝告毕业生“不要尽想着有用”、“不要过于追求效率”,“不要急于加入竞争”,三不是对如今快节奏社会的坐标系的重构,也是对人生、成功的理性规范,也许复杂的不是我们,而是这个浮躁的社会。也许是,社会过多地迷惑了我们,致使我们过于急功近利向所谓的成功妥协。

  吴晓波追求的是自己喜欢的生活,凭借热爱的财经写作输出观点,热爱写作的他对写作一如既往未曾放弃,而这正是我们稀缺的,他也证明成长没有想象中的迫切,跟随内心,岁月静好。记得有人说,我期待的日子不是山珍海味,不是宝马名包,而是有自己爱的人,有自己喜欢的事情。现在,这都几乎成为奢求,只因浮躁的我们忘记了那份最初的简单和坚持。时至今日,吴晓波还记得艾森豪威尔的“知识分子要有一份不以此为生的职业,致力于成为知识分子的吴晓波已达成心愿,为这个他热爱的世界提供自己的观点。而我们,似乎也应该冷静下来,去寻找心底那份最原始的简单与坚持。正如吴晓波对年轻人的人告诫,不要焦虑,不要着急。